PotatoX

我看见了光

随记

“永远有人年轻,永远有人无畏,永远有人是那个开着布加迪威龙的屠龙少年。”

白日疯魔

意识流产物

发泄自己

没有文笔

  x小姐是个疯子,但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疯子。至少她看上去像个正常人。

  x小姐家境不错。

  和其他人家非常一致的是,x小姐从小被逼着学各种乐器,即便x小姐从来都不喜欢这些。她会被按着头去和邻居家的小孩对比。她的父母会让她去和那些高官家的孩子打好关系,为了自己家有更稳定的地位。x小姐很讨厌自己的父母,因为她觉得他们世俗气太重,x小姐的心里,有一座理想国。

  x小姐觉得自己家里的事情越来越不对劲,她很痛苦,于是她想了一个坏主意:每天偷偷的去吃盐。她吃好多好多盐,是不把自己齁死不罢休的架势。

  如x小姐所愿,她生病了,在她那个年纪的时候算是很严重的病。从甲状腺到胃,从大脑神经到骨质,全身上下都有问题。x小姐的爸妈把她送进了医院,她开始一边养病打游戏,她觉得德莱文酷炸了。

  x小姐通过打游戏交到了许多朋友,她很开心,她觉得这些朋友可比自己的邻居好多了。

  x小姐在小学和一个小姑娘关系很好,她和她同病相怜。她们一起长大。

  后来x小姐上了初中,也不知道是不是x小姐难得运气好,初中同学们都亲和友善,以心相交,她和初中的朋友们都混的很棒。x小姐很开心。

  x小姐被浸染的以为全世界都是这么美好,未来也会。

  值得一提的是x小姐在网上开始混圈,她是个编剧,也是个写手,她被一些人喜欢。这可能由于她以前也被顺手押着学过编导加上x小姐本身有一点点的天赋。

    x小姐在初中期间发现自己的邻居是个gay,而x小姐是个双。x小姐和gay先生知道彼此之间的秘密后一笑泯恩仇,再也不算计小时候被两家人攀比来攀比去的绝望。

  gay先生换第三个男朋友了,x小姐终于开始上高中。

  x小姐的高中好远好远,她被送去住校。x小姐刚开始很难过,但是她后来思考了一下,可能集体生活更有意思呢?

  x小姐的好运气用到头了,x小姐被宿舍生活吓怕了。

  x小姐又生病了。

  x小姐回家了。

  

  x小姐家里有条狗,是只金毛。憨憨傻傻的,但是x小姐很喜欢它。

  她把它当做救命稻草。

  但是x小姐发病的时候会对它很凶,x小姐每次清醒的时候都很后悔。

  恨不得杀掉自己。

  开头我就说过,x小姐个非常规性的疯子。

  她在十四岁的时候割腕自杀,被检查出来得了抑郁症。

  可是 x小姐的父母觉得x小姐的精神病都是装出来的,他们不以为然。

  gay先生告诉x小姐,这个世界很美好,x小姐应该努力活下去。

  至少得谈个恋爱再说。

  x小姐觉得很有道理。

  

  x小姐没有想到的是,这种东西不是想控制就能控制的。她天天都能听到脑子里有个声音在说话,那个声音劝说她让她从万丈悬崖一跃而下。告诉她,死亡才是解脱。

  x小姐很害怕,她还没有谈过恋爱呢。

  gay先生发现了x小姐的眼神越来越黯淡,他强行把x小姐带到医院去治疗。

  x小姐终于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了,她终于活过来了。

 

  x小姐迎来了新学年,她很开心。这个学期她依旧没有住校。而且她在学校也有好多好朋友啦,x小姐一点也不孤单。

  见鬼的是好像每个人和她关系都不错,但她在每个人那里都不是最合得来的朋友。

  x小姐敏感又小心,她开始装疯卖傻,开始撒娇,开始迎合每一个人。

  x小姐享受被爱的感觉。

  但是她发现自己的班主任不喜欢她。

  x小姐和z小姐关系很好,x小姐每天上学都会和她一起走,x小姐那段时间最期待的就是上学的路。

  后来z小姐离开了,x小姐有点难过。

  x小姐和l小姐以及w小姐关系也很好,但她每天都觉得有种淡淡的隔离感,她知道w小姐更喜欢l小姐。

  y小姐说她很喜欢x小姐,x小姐很快乐。因为y小姐简单又纯粹的说爱,而x小姐接收到了她的爱。

  x小姐交了一个女朋友,那个女朋友很好很好,x小姐还遇到了一个小天使,小天使很可爱。巧的是她们都是四川人。她们都会在晚上给x小姐发短信。

  还有一个会说粤语的小鸟。

  x小姐又被浸在了蜜糖里,她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变成了下晚自习回家以后和这几个漂亮妹妹聊天,还有自己的青梅唠嗑,一起规划她们的未来。

   

  万万没想到有了变数,总有人来和x小姐讲一些让x小姐不开心的事。x小姐还发现抄袭融梗在网文圈猖獗,而当这些恶臭的东西改编成电视剧电影后还有粉丝来洗地。

  x小姐感觉恶心。

  x小姐熬完了高中毕业,她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

  x小姐毕业了,她继续做编剧,写小说,混得风生水起。

  x小姐每天都会幻想一万次怎样死去。

  x小姐居然活到了七老八十,她找到了一个很爱自己的人结婚,她有了几个至亲好友。她的爱人先一步死去。她在出版自己最后一本书以后,旅行去了冰岛,微笑死在了“女神的裙摆”下。

  她向后倒去,坠入深海。

  她的灵魂终于获得了自由。

  x小姐好像听到了闹钟铃声。

  x小姐醒了过来。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并不大的床上,房间装修并不好看,墙壁都暗暗泛黄。但是贴满了海报,看起来很温馨。

  她听见自己的妈妈叫自己起床,她晕晕乎乎的,有点不敢相信。

  这个家里家境并不好,没有憨憨傻傻的金毛,没有琴房没有影音室,没有大浴缸也没有酒柜。但是这个家里的爸爸妈妈温馨和谐,他们无条件的包容x小姐,他们会理解x小姐的想法,他们以最干净的方式爱着x小姐。

  x小姐觉得自己混乱糟糕的前半生只是一场梦。现在的家,才是她真正的家。

  x小姐很高兴。

 谁也没有发现,x小姐是一个疯子。  

 

【楚路国庆12h产粮活动】

  “即使我不在身边,也要拦住那辆婚车,砍断它的车轴。”

师兄是岁月夹杂的人间净土,明妃灿烂又孤独

另:染卡灵感来自龙3

【繁星二十四时/彩蛋】

  “好萌的猫。 

  可爱。主子最美。主子喵什么都对。

  猫猫猫猫好多猫。

  喵~”

他同样是那段无望岁月里的一盏明灯。

我心上的那个草哥。

愿你永远快乐。


北柘:

中秋原耽配角群像活动“繁星二十四时”终宣

Everyone deserves to be remembered. ”

所有人都值得被铭记。


点滴星光汇成璀璨星河,

尽管微小,却也明亮。



00:00 @川总 ——《求子》
01:00@北柘 ——《我五行缺你》
02:00@江祉 ——《残次品》
03:00@洛以泽 ——《杀破狼》
04:00 @SPMF1 ——《默读》
05:00 @榆安桐 ——《提灯映桃花》
06:00 @陌月 ——《犯罪心理》
07:00 @惆怅东栏 ——《提灯映桃花》
08:00@更新随缘洛明疏 ——《疗养院直播间》
09:00@苏澜_ ——《全球高考》
10:00 @浣浣 ——《犯罪心理》
11:00 @叶尽凉秋 ——《烈火浇愁》
12:00@岐玖南渊 ——《死亡万花筒》
13:00 @烈酒灼喉 ——《竹木狼马》
14:00@顾以南南南南 ——《不谈恋爱就去死》
15:00 @清璆 ——《元帅们同时闹离婚》
16:00 @江河故人。 ——《破云》
17:00 @不改🥑 ——《awm绝地求生》
18:00@浅忆随风 ——《sci谜案集》
19:00@风唐是块曲奇饼 ——《杀破狼》
20:00 @萧奈怜 ——《挖坟挖出鬼》
21:00@若盼君兮 ——《残次品》
22:00 @龙钰 ——《犯罪心理》
23:00@只搓政宗的鹅-追FOG电竞本就逆天而行 ——《awm绝地求生》

彩蛋:
文—— @朗姆酒兑水 
              @维洽今天也很喜欢毛不易 
字——@PotatoX  
             @归鹤清潇 
             @淮渝 
             @龙井瞎人 
画——@秋泊然 
             @林汜 
策划/  @北柘 @川总 
海报/ @啊零Catch 
题字/ @叶尽凉秋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tag“繁星二十四时

孤叶在州:

【繁星二十四时/一宣】

“尽管在原著他们并非主角,但盛世的烟火为万家点燃。
他们似繁星璀璨,组成烂漫星河。”

今年中秋,繁星二十四时等你

00:00甄乔爱吃麻辣香锅 @甄乔爱吃麻辣香锅
01:00孤叶在州 @孤叶在州
02:00江祉 @江祉
03:00洛以泽 @洛以泽
04:00SPMF1@SPMF1
05:00榆安桐 @榆安桐
06:00陌月 @陌月
07:00惆怅东栏 @惆怅东栏
08:00更新随缘洛明疏 @更新随缘洛明疏
09:00苏澜_ @苏澜_
10:00浣浣 @浣浣
11:00叶尽凉秋 @叶尽凉秋
12:00岐玖南渊 @岐玖南渊
13:00烈酒灼喉 @烈酒灼喉
14:00顾以南南南南 @顾以南南南南
15:00清璆  @清璆
16:00江河故人。 @江河故人。
17:00不改 @不改☄
18:00浅忆随风 @浅忆随风
19:00风唐也不吃松脆曲奇 @风唐也不吃松脆曲奇
20:00萧奈怜 @萧奈怜
21:00若盼君兮  @若盼君兮
22:00龙钰 @龙钰
23:00只搓政宗的鹅 @只搓政宗的鹅

彩蛋:
文——朗姆酒兑水 @朗姆酒兑水
             维洽今天也很爱毛不易 @维洽今天也很爱毛不易
字——PotatoX @PotatoX
             归鹤清潇 @归鹤清潇
             淮渝 @淮渝
             龙井瞎人 @龙井瞎人
画——秋泊然 @秋泊然
             林汜 @林汜

策划/ @孤叶在州
           @甄乔爱吃麻辣香锅
海报/ @孤叶在州

春光

#复健摸鱼#

文/POTATOX

0

  我已经十年有余没有见过她了。

  她是草原的女人,穿胡服扎麻辫,骑最烈的马,唱一首《敕勒歌》能响遍整个噶尔拜瀚海。

  同样,她很漂亮。连额尔古纳河畔的晚霞都不及她被篝火照亮的脸颊。

  她曾经是我的爱人。

1

  我和她认识在三月的江南。

  那个时候的皇帝将四海视为一家,天下商人熙熙攘攘皆为利往,脚步遍布整个神州大陆。她就是噶尔拜商人带来的孩子。

  我先前以为胡人应都是黝黑皮肤配上锦袄裙,粗犷又不修边幅。没想到是我眼界太窄,浅薄了。那个小姑娘唇红齿白,穿着噶尔拜常服,腰被束带勒出好看的弧度,眼睛还琥珀似的泛着光亮。

  她可真好看。

  父亲和噶尔拜人寒暄完向我介绍她,说她的名字叫哈不日,是春天的意思。

  当时柳叶轻摇,草长莺飞,万物复苏。

  哈不日恰好应景。

  2

  父亲让我带着哈不日出去逛逛,熟悉一下临安城。半个月前父亲便差人收拾家里的客房,我寻思着,可能这帮子噶尔拜商人要留在我们这江南好景处好长一段时间了。

  往常我和院子里的姑娘出门都是手挽着手,不管私底下关系再僵,表面功夫做的都一等一的好,外人面前,总要表现的亲密无间,免得家族利益遭殃。我作为家中嫡女,这一套接人待物的规矩更是要熟记于心。

  我向她伸出了手,表达自己的善意。

  哈不日许是羞涩,耳尖悄悄变红,却不拉住我。眼神倒开始乱飞,左看看右看看,好奇得不行。我反倒觉得好玩,都说北方的儿郎豪迈爽直,她这样的倒也出奇。我便更主动一点,轻轻握住她的手掌,带她往小姑子们听曲子的地方走。

  待走出一段路后,她才卸了警惕,放松紧绷的肩膀,回握住我。我一愣,因为我感觉到哈不日的手心里有一条微微突起的东西,可能是疤痕。

  她的手不是闺阁小姐那般柔滑细嫩,上面应该有常年握缰绳磨出来的老茧,随着步伐摆动时身体摇晃,她会触碰着微微摩擦我的手,触感有点粗糙,但是没来由的舒服。

  不过尽管如此,她和我身量还是一般高度的,只不过比我略长些,我侧头问她:“哈不日,你喜欢这里吗?”

  哈不日点头,却说:“但是我更想回家。”一口汉文意外的标准。

  我应了一声,刚想带她去妙音阁里看看,她就松开我的手,一跃而起,攀着墙壁站到了此处房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喂,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笑了下,靠着墙壁坐在青石板上:“沈家,鸿洛。”

  “是哪两个字?”她问。

  我答:”鸿雁,洛阳,各取首。”

  我正想抬头,却感觉什么东西掉在了我怀里。

  一颗靛青色的珠子。

  哈不日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这名倒像个男孩子。这是给你的礼物,沈小姐。”

  我心口突然涌起躁动,哪管什么世家小姐的风度,大喊了一句:“哈不日!你扔的可真准!你若是草原上的射手,肯定是最准的那个吧!”

  她绝对没想到我这样发疯的缘由,所以静默了一会儿,才喊了回来:“沈鸿洛!我是长生天的儿郎!”

  我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子的女孩子。

  她可真傻。

  但我喜欢她。

  这是我第一眼就能确定的事情。

2

  我就说我直觉最准,到夜里父亲便吩咐我这两年带着哈不日学儒经里面的东西,养养汉人的性子。

  我问父亲哈不日能不能和我睡一块儿,父亲哂笑,说了一句:“胡人哪儿配。”

  我从来不敢顶撞父亲,只好行礼下去。

 

  可我没想到门后面站着哈不日。

  哈不日瞪大了眼睛,拽着我手腕径直前走,力度有点重,我有些疼,但挣脱不开。后来到了客房门口她停下脚步:“沈鸿洛,你和你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还不稀得住在汉人的地界。”

  她是一匹草原的骏马,当然可以桀骜不驯无所顾忌,我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汉人千百年来的礼教和对父辈绝对的服从。只好一直看着她的眼睛不出声,希望她能懂我的意思。

  女孩子总归是女孩子,再直爽总归心思细腻一点,她看见我的眼神似有动摇,便松开力度:“沈鸿洛,你是我来江南以后第一个朋友,要是有什么难处你和我说,别闷葫芦憋着,不兴得搞你们汉人这一套弯弯绕绕的。”

  我应下了,她就弯弯自己的眼睛,笑起来。

  这只小马驹怎么这么会讨我开心啊。

3

  而后哈不日和我一起习字,当教习先生走了,我便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教她写汉文,写我的、她的名字,写暗暗诉着情意的诗句。我偷偷在她耳后闻她鬓边的发香,从侧面看她露出的笑容,有时也会晃神,但她毫无保留没有怀疑,就好像我们真的很亲密,我对她也没有别的心思一样。

  我们绕过官军的巡逻爬上雷峰塔,我给哈不日讲白娘娘和许仙的故事,她带我从护城河的边缘走上城墙,看临安之外万千行人过往,临安之内的似锦繁华。

  很快一年就过去了,临安城也被我们翻腾了个遍。

  上元节一早我换上绣娘新制的红衣赏,制上了胡人的装束,正想约着哈不日看灯会,打算敲门时却听见里面的响动。

  我发誓我真不是故意偷听,君子有责,不做墙下窥事小人,非礼勿听。但是捺不住他们讲话声太响,直噜噜的就往我心窝子里面灌,将我炽热心事浇的凉透。

  原来小姑娘对我的好是迎来奉承,是利用,原来他们想要的是整个中原。

  我回到房间,将过夜的茶倒出来将就着洗去了脸上粉尘,拆下忙活半天的髡头,红袍换回平日里穿的浅淡黄衫,静坐梳妆台镜前,脑子里是空的。

  直到晚上我的窗被敲动,我懒得理会,房间又没燃烛,外面的人要是有事也该权当我睡着了。

  “小洛洛,出去玩吗,你前些日子不还说要带我去挂花灯吗?”是哈不日,我没出声。

  “沈鸿洛,你睡了吗?”她声音比先前稍大一点。

  “沈鸿洛,沈鸿洛!快醒醒!出去玩啦!”喋喋不休,真烦。

  我倏地站起,踢倒了凳子。

  “干什么!”语气控制不住地重起来。

  哈不日“啧”一声,直接翻窗进来,一手架在我肩膀上:“鸿洛,你怎么回事突然这么大脾气?谁惹你了?”

  “没事。”我说道。

  “怎么了沈鸿洛?你跟我讲,老毛病又犯不是?”哈不日皱起眉头,她突然凑近到我眼前,盯了我一会儿,“你怎么哭了?来哈不日给你抱抱,你别哭了。”

  哈不日伸出手抱住了我,手还在我的背脊上下滑动,标准安慰人的模式。

  我实在憋不住,靠在她的肩头,眼泪鼻涕糊在一起,大肆宣泄,弄脏了她的衣服。我发不出声音,一遍遍用口型呐喊着:“我喜欢你。”

  心口刀扎似的难受。

  后来不知道多久,我累得睡着了。

  翌日醒来,我只着里衣,被哈不日搂在怀里。昨晚窗户没关,阳光打进来照着哈不日的脸,我用袖子遮住打扰她的阳光,过了许久才回神。才一年,她竟长大这么多,之前圆润的脸瘦削了下去,更显得艳丽。女大十大变这句古话果然不诓人。

  她的睫毛好长,在微微抖动。

  嘁,小蛮娃子,装得一点也不像。

  我压抑所有冲动,像抛却一切的亡命者,做了一个赌,赌她喜欢我。

  我半爬起身子,慢慢贴近她,直到吻上了她的唇,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柔软,但是是冰凉的。哈不日的眼睛睁开,她往常清澈眼神里面带了不解和微微恼怒。我没有退开,只是闭上眼睛,我不想看她的情绪。哈不日突然将我的脖颈往下压,张开了嘴,舌头攻入我的口,与我纠缠不休,彻彻底底打碎了我的心防。

  在遇见她之前,我经年岁月中都是凛冬寒风,遇见她之后,我的人生里处处是春日野穹。

  她是我的太阳,从几千里外的塞北晒到了江南,让我从此甘愿成为长生天忠实的奴仆。

 

4

  要是世上的事情都能如意该多好。

  父亲要我和谢家的长子谢良结婚,按品性选来,这算得上是一门好亲事。他温文儒雅,才学广博,还同我青梅竹马。

  但奈何不了我的不喜欢。要是从前我也无所谓,可现在我有了我的塞外小骏马,谢良对我来说就是阻碍,父亲也成了拆散我同心上人的祸首。

  我把我的一身反骨都给了哈不日。

  父亲说只有我和谢良这个士族后代结婚他才能有助力,才能给我们全家更好的生活。

  可是我不要。

  我跪在父亲书房前整整两天,求他不要把我嫁给谢良。父亲怒了,请家法把我狠打了一顿,背上火辣辣的疼,有血滴在地上。但我想我还得坚持住,我要和我的塞外小骏马在一起。于是我硬咬着牙,把嘴里的腥味往里咽。

  “沈鸿洛!我把你养这么大,从小教你的是什么,你给我想想!身为官家子女,要以家为先,个人在其次!你呢,你在干什么,啊?你从小识大体,自从那个噶尔拜女人来了,一天天跟什么一样上蹿下跳不得安宁!我看就是她带坏了你!”父亲瞠目着说完,声音震得我头晕。

  “你个老东西再说一遍!”我听见哈不日鞭子抽在地上的声音,她来带我走了。哈不日把我放在她怀里,我闻到她身上淡淡麝香味,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黑暗蔓延,失去意识。

  当我醒来后,我看见哈不日一边哭着一边亲吻我的额头:“鸿洛,你嫁给他好不好?等中原到了我们的手里,我就带你去噶尔拜瀚海,再也不回来了。”

  我没有力气回答她了,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过这么绝望。好像山崩地裂,海枯石烂,压得我喘不过气。

  我不知道有没有告诉过你们,我爱塞北的风,刺骨凛冽,是真正打在身上的痛。不像江南冬日的风,带着水汽渗进全身,那种疼漫长持久,剉骨削皮都带不走。

5

  三个月很快过去,明天我就要出嫁。

  午时,哈不日来了。

  我没有抬头:“哈不日你带我走好不好?去哪里都好,我们走蜀道,去锦官城吧?这样就没有人找得到我们了。快,带我离开吧,我们现在走还来得及。求求你了,哈不日。”

  哈不日一言不发,塞了把匕首到我的手里,然后只是拥抱着我,无声的拒绝。

  她给我判了死刑。

6

  子时,我带上这些年攒的首饰与银两,从家中打的狗洞爬了出去,什么都不管,心里只有一个目标,我要去噶尔拜瀚海,去找到我的哈不日。

  是谁把我的哈不日藏起来了?

  刚开始父亲派人追找我,不过当我这些兵书读到狗肚子里去的吗?我逃过一波波官兵,到金陵以后这些人也渐渐没了踪迹,毕竟皇城脚下哪容得他们撒野。

  不知道多少日子,我翻越千山万水,遇到过歹人风浪。我行经着看我的国家,它国泰民安,它暗潮汹涌。

  我好像在哪里听说哈不日替我嫁给了谢良,好像又在哪里听说皇帝剿灭了一伙叛军,主谋者全部斩杀,血流满临安城。

  当我抵达噶尔拜瀚海,我看见那里有好像触手可得的碧蓝天空,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银丝带似的长河盘绕在远处。牛羊成群,到处都是骑马飞奔的儿郎。

  蒙古包里的女人都很热情,她们招待了我,给我喝酥油茶吃风干牛肉,我想起了哈不日。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过她了吧?我好想念她,实在是等不及。

  晚上,我把剩下所有的盘缠都悄悄留给她们,骑上最温顺的马驹,前往额尔古纳河。

8

  我在额尔古纳河畔用哈不日的匕首放光了自己的血。

  血染红了河边的碎石,很快又被冲刷不见。

  我看见秃鹫俯身向我冲来,我还能感觉到它在撕咬我的皮肉。

  太好了。

  我要去长生天,找我的哈不日了。

“天上星星再多,又怎敌身前怀中,清光几点。”

想细细吻过你的眼睫,

然后凑到你的耳边悄悄告诉你:“我喜欢你。”


毕竟我一看到你,就像高空中的气球,开心得想要爆炸。


“我一直在这里,只要你抬头,你就能看到我。”
“我喜欢你。”

他像是蜜桃味的苏打水,噗噜噗噜冒着泡儿,然后和空气融为一体,去了另一个人的心里。
快点抬头,就能看见整个世界啦。

“听话,你再前进一步好不好,至少让我有勇气可以堂而皇之拥你入怀。”